劲爆!“天堂文件”1340万条记录:特朗普与俄罗斯方面的关联、顶级富翁的获利手段曝光

标签:苹果俄罗斯特朗普天堂文件

访客:203761  发表于:2017-11-09 09:48:55

今年10月,百慕大离岸律师事务所 Appleby 遭黑客攻击,其海外合法客户的财务细节在线泄露,导致全球最富有的部分客户普遍遭受威胁。最近,德国《南德意志报》新获得了一批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文件,数据包含1950年到2016年期间1340万条机密记录(文件大小超过1.4TB),包含来自于Appleby,新加坡私人信托公司Asiaciti Trust,巴布达岛和马耳他等全球19个位于加勒比海、太平洋以及欧洲的被称为“避税天堂”的注册管理机构。

《南德意志报》在获得“天堂文件”后与国际调查记者协会(ICIJ)合作,联合全球67个国家的96间传媒机构逾380名记者共同组建起情报共享网络进行调查。

最新泄露的数据太劲爆

“天堂文件”包含离岸金融体系与各政治人士,私人财团,以及包括苹果、耐克、优步以及其它全球性巨头企业如何通过极富想象力的手段将财税政策玩弄于股掌之间并借此获利的相关细节。

这份“天堂文件”披露出政治圈中多位标志性人物以及权力核心所掌握的、不为人知的经济来源。其内容则涵盖俄罗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麾下身家亿万的商务部长间的关系、由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牵头的秘密交易,以及包括英国女王在内的全球120多位政治人物的离岸利益信息。

某离岸网站指出,特朗普的商务部部长、私人股本大亨Wilbur Ross(威尔伯·罗斯)持有一家航运公司的股份,而这家公司自2014年以来总计通过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女婿所掌控的俄罗斯某能源企业勾结而获得超过6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050.68万元)收入。
总的来说,目前泄露的离岸关系数据已经涉及特朗普政府当中的十余位顾问、内阁成员以及主要政治献金者。

“巴拿马文件”与“天堂文件”综合对比调查

避税港承诺一直受到保密——离岸地区成为企业们的创建与运营乐土,在这里几乎很难发现这些公司背后的真实持有者。尽管离岸实体往往符合法律规定,但其内在的保密性却也吸引到大量洗钱者、贩毒者、盗窃者以及其他希望隐藏自身形迹的群体。作为一类通常不具备雇员或者办公地点的“空壳公司”,离岸企业亦被广泛运用于复杂的避税结构当中,而这类行为每年给美国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资本无国界:财富管理者与1%富翁》作者,哥本哈根商学院教授Brooke Harrington解释称,离岸行业使得穷人变得更为贫困,而且这种作法正在“加深财富不平等问题”。

Harrington强调称,“有一小部分人并不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受到法律的约束,而这一切都是有意而为之。”这些人“活在美梦中”,享受着“社会带来的收益,但却不必受到任何制约”。

而就在此次事件之前,ICIJ及其媒体合作伙伴已经于去年对“巴拿马文件”相关离岸情报进行了全面调查与追踪。新一轮文件为这方面工作带来了新的线索与启示,包括一些原本被认为清白且声誉更好的机构注册地——例如开曼群岛与百慕大群岛。

Appleby与Asiaciti Trust数据

此次曝光的文件当中,应数顶级离岸法律企业Appleby以及企业服务供应商Estera公司的记录最为详尽——涵盖其过去数十年来的大量企业记录。两家公司曾共同以Appleby的名义共同运营,直到2016年Estera才独立出来。

Appleby数据包含3.1万名美国个人或企业

Appleby公司记录中涉及至少3.1万名美国个人或者位于美国的企业,这一数字远超其它国家。另外,Appleby公司还将来自英国、中国及加拿大的客户列为其最重要的业务来源。

与Appleby及其分支机构相关的记录接近涵盖了六十多年(1950年~2016年)间的700万条记录,包括电子邮件、数十亿美元贷款协议与银行对账单,且涉及到至少2.5万个实体以及来自180个国家的相关实体运营者。Appleby公司属于“离岸魔力圈(Offshore Magic Circle)”的成员之一,而“离岸魔力圈”则是全球领先的海外法律惯例非正式组织。该公司成立于百慕大群岛,并在香港、上海、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以及其它离岸中心设有办事处。

Appleby公司拥有百年运营声誉,并一直通过谨慎但要价高昂的客户监控服务避免其中秘密被公众窥探。

Appleby公司一直树立“致力于实现监管机构设定的高标准要求”的公众形象,但此次泄露的档案揭示出其拥有一家未能通过政府审计,被确定在反洗钱程序方面存在缺失,并被百慕大金融监管机构秘密施以处罚的公司,该公司曾为伊朗、俄罗斯以及利比亚高风险客户提供服务的企业客户。

Asiaciti Trust公司50万份文件

此次泄露的文档还包括来自Asiaciti Trust公司的超过50万份文件,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家族式离岸服务企业,在南太平洋的萨摩亚与加勒比地区的尼维斯拥有分支办事处。

另外,此番被曝光的文件还来自加勒比、太平洋以及欧洲区域内的多个世界上最隐秘企业避税港处的政府商务注册机构,具体包括安提瓜、巴布达、库克群岛以及马耳他等等。

总体来说,此次泄密事件揭示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曾购买间谍飞机、加拿大工程技术企业Barbados爆炸物公司试图为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开发一款“超级枪械”,而于百慕大注册公司的墨西哥高影响力牧师Maciel Degollado(马西埃尔·德戈拉多,因创立天主教修会而成为基督军修会成员)则因受到儿童性虐待指控而导致其企业遭受经济损失。

英国女王的小金库曝光

Appeby公司的文件同时显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曾向多家医疗与消费贷款企业投入数百万美元。尽管属于女王的个人财产,但兰开斯特公国此前仍然公开了一些英国财产投资方面的细节信息,例如分散在英格兰南部的各商业建筑。但其从未透露过与离岸投资相关的情报。

兰开斯特公国首席财务官Chris Addock(克里斯·艾多克)解释称,“公国很清楚Jubilee绝对回报基金在从事离岸运营。“他认为,在世界上最为繁忙的保密司法管辖区中,有五分之一都受到此次数据库泄露事故的波及。

相关记录显示,截至2007年,英国女王的私人财产被投资于某开曼群岛基金,随后又投资了一家由英国先租后买企业BrightHouse公司控股的私人股权公司——BrightHouse公司曾受到消费者监督机构与议会议员的批评,理由是其以高达99.9%的利率为现金不足的英国民众提供贷款。

除了英国女王还涉及哪些人物?

而遭到披露存在离岸操作的还有其他王室与政治人士:

约旦王国的努尔王后——其被列为泽西岛两笔信托基金的受益人,其中包括一笔庞大英国遗产的受托人; 

乌干达外交部长兼前联合国大会主席Sam Kutesa(萨姆·库泰萨),其在塞舌尔建立离岸依托基金以管理个人财富; 

巴西财政部长Henrique de Campos Meirelles(恩里克·德·坎波斯·梅雷勒斯),其在百慕大“出于慈善目的”建立基金; 

欧洲议会立陶宛议员兼专业扑克大师Antanas Guoga(安塔纳斯·古欧加),其持有某马恩岛公司的股份,而这家公司的另一位股东则为在美国负责解决欺诈诉讼的赌博大亨。

美国曾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Wesley Clark(卫斯理·克拉克)与一位已经退休的四星美国陆军将军(曾担任北约欧洲最高指挥官)目前正担任一家网上赌博公司的董事。

各大发言人的解释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一位发言人在接受ICIJ合作伙伴《卫报》采访时解释称,兰开斯特公国一直在向开曼群岛投资,但并不清楚对BrightHouse公司的投资。这位发言人同时指出,女王本人自愿对公国的收入及其投资活动支付税款。

约旦王国的努尔王后则指出,“已故国王侯赛因为其本人以及子女留下的所有遗赠,一直按照最高的道德、法律以及监管标准进行管理。”
巴西财政部长Meirelles则表示,他所创立的基金并不会为其个人带来收益,而将在他死后用于支持教育慈善事业。
古欧加的说法是,他早就已经向马来西亚当局公布其投资位于马恩岛的公司,并于2014年出售了手中的最后一批股份。

Kutesa在接受ICIJ媒体合作伙伴《The Daily Monitor》采访时解释称,“我认为可以避免——而非脱逃——税款,但我发现这并不现实。”他强调自己与该公司并无瓜葛。“很多年前,我就要求Appleby方面将这家公司关闭。”

Clark则没有回应采访。

富翁、明星等财务状况泄露

除了披露大量与政治人士及企业相关的信息之外,这批文件还囊括了众多富翁、知名人士以及非知名人士的财务状况。其中具体包括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Paul Allen(保罗·艾伦)所持有的游艇与潜艇,eBay公司创始人Pierre Omidyar(皮埃尔·奥米达)在开曼群岛的投资活动,以及音乐巨星麦当娜在一家医疗用品公司持有的股份。人气摇滚歌手兼社会正义活动人士波诺(Bono)以其全名保罗-休森(Paul Hewson)投资了一家注册于马耳他的立陶宛购物中心投资公司。而其他一些客户则将自身职业填写为宠物美容师、水管工以及冲浪教练等。

麦当娜与艾伦亦没有回应评论请求。根据奥米达的一位发言人向ICIJ的澄清说明,其Omidyar Network已经向税务机关申报了投资事务。波诺的发言人则指出,波诺属于这家已于2015年被关闭的马耳他公司的“非主动少数股权持有者”。

涉及俄罗斯、美国、加拿大的政治富豪

调查显示,或整个政治圈中的富豪群体皆在使用这一离岸系统。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文件显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顾问兼密友Stephen Bronfman(斯蒂芬·布朗夫曼)连同自由党坚定支持者Leo Kolber(利奥·科尔伯)与Kolber之子悄悄将数百万美元交付至位于开曼的信托基金。根据专家们的研究,这些海外运营行为很可能帮助其回避了来自加拿大、美国以及以色列的应缴税款。

随着离岸财富总额的持续增长,Bronfman、Kolber以及其他存在利益关系的律师开始在加拿大议会中游说,旨在反对针对离岸信托基金征税的立法建议。

劲爆!“天堂文件”1340万条记录:特朗普与俄罗斯方面的关联、顶级富翁的获利手段曝光

Bronfman目前仍是特鲁多的主要筹款人,他在政府内坚定支持开放政策,并承诺打击离岸避税行为。今年9月,特鲁多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称:“现在我们面临着一大问题,即制度鼓励富有的加拿大人利用私营公司以支付比中产阶层加拿大民众更低的税率。这不公平,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

但科尔伯的律师则在一封写给CBC的信中解释称,“尚没有任何交易或者实体因规避或者回避征税而受到起诉或者立案。”他们同时补充称,信托基金“一直完全符合所有适用的法律与要求,”并表示斯蒂芬-布朗夫曼将不再对此提出进一步评论。特鲁多总理办公室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航运公司牵涉美政府官员与普京亲戚

在美国,这批文件则揭示出特朗普政府内多位关键个人或企业的境外关系,其被指控有违“美国至上”这一政治宣言。

这批Appleby文件显示,特朗普政府商务部长罗斯利用一系列手段在开曼群岛建立起多个实体企业,旨在维持自身所掌握的Navigator Holdings航运公司股权。Navigator Holdings公司的主要客户则包括与俄罗斯政府方面有所关联的能源企业Sibur。

Sibur公司的主要持有者正是普京的女婿Kirill Shamalov(基里尔·沙马洛夫)以及因与普京间私交甚好而被美国政府施以制裁的亿万富翁Gennady Timchenko(根纳季·季琴科)。Sibur公司为Navigator的主要客户之一,其单在2016年就向后者支付了超过2300万美元。

在加入特朗普内阁时,罗斯果断剥离了他在80家企业中的股权。但目前他仍持有9家公司的股份,其中包括与Navigator以及俄罗斯客户有所关联的4家公司。

正是这些情报,引发了人们对于俄罗斯势力已经渗透至美国政治事务当中的隐忧。

曾先后在民主党与共和党任期中于国务院担任高级职务的俄罗斯专家Daniel Fried(丹尼尔·弗里德)表示,Sibur公司是“一家拥有着亲信关系的企业。

为什么美国政府的官员总会跟普京的某位亲戚扯上关系?”

罗斯的一位发言人指出,这位商务部长从来没有与普京的女婿或者西布尔的任何一名董事会成员进行过会面。另外,在Navigator公司与Sibur方面建立业务往来时,罗斯还没有加入其董事会。

罗斯的发言人同时强调称,罗斯努力回避与国际航运方面的业务直接接触,并且一直支持对各俄罗斯实体施加“政府制裁”。

此次泄露的文件亦令更多与美俄经贸关系相关的隐秘信息大白于天下。

克里姆林宫与Twitter、Facebook

新一批记录中的一份文件给ICIJ及各媒体合作伙伴带来了线索,将其与此前的“巴拿马文件”加以比对,则可以发现克里姆林宫方面所拥有的金融企业与Twitter以及Facebook各主要投资方之间存在的联系。

2011年,技术巨头Yuri Milner(尤里·米尔纳)的投资基金从俄罗斯国营企业之一俄罗斯外贸银行处获得了1.91亿美元资金,而这笔资金则被悄悄投入Twitter手中。文件同时显示,由克里姆林宫访友控制的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Gazprom)下辖的一家金融子公司则投资了一家由Milner建立的空壳企业——这家空壳企业在Facebook社交网络于2012年进行首轮公开募股之前就已经持有价值约1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

最近,Milner早在Cadre公司身上再次砸下85万美元,——Cadre公司则是一家由特朗普女婿与白宫顾问Jared Kushner(杰拉德·库什纳)共同创办的房地产公司。

Milner是一位生活在硅谷的俄罗斯公民。他与Twitter、Facebook以及库什纳所建立公司之间的关系此前就已经被披露。然而,目前尚不清楚他与克里姆林宫方面控制的金融机构间到底有何往来。

俄罗斯外贸银行方面证实称,其确实利用Milner的基金对Twitter公司进行了投资。不过Facebook与Twitter双方则表示,其已经对Milner的投资进行了必要的评估。

在一次采访当中,Milner解释称他并不清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是否可能与他的投资活动有所关联,而且他的众多投资活动也无一与政治倾向有关。他表示,他在用自己的钱为Kushner提供投资。

在美国方面,罗斯的前任商务部长Penny Pritzker(佩尼·普列兹克)在担任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内阁成员之后,承诺出售投资以避免发生利益冲突。但此次曝光的文件显示,在2013年6月获得参议院的确认后不久,Pritzker将她在两家百慕大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一家与她在芝加哥的私人投资公司采用同一邮寄地址的公司。Appleby保存的文件显示,该公司“由受益人为Pritzker子女的信托基金所持有”。而道德专家Lawrence Noble(劳伦斯·诺布尔)表示,这些转让行为可能并不符合联邦政府对撤资活动提出的道德标准要求。

在此次曝光的离岸交易记录当中,共和党与民主党成员皆错过这一现身“良机”,其中包括亲共和党捐赠者兼新任华尔街监督人Randal Quaries(兰达尔·夸勒尔)。Quaries身兼两家开曼群岛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其中一家则与百慕大银行N.T. Butterfield & Son存在贷款交易。就在最近,夸勒尔还以间接方式持有该银行的股票,而这家银行正接受美国当局调查以审计其美国账户持有人可能存在的逃税行为。此外,由靠对冲基金起家的亿万富George Soros(豪乔治·索罗斯)控制的某笲股权基金则利用Appleby为其管理一套离岸实体网络,其中包括一家从事再保险业务的公司(即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他建立的慈善组织“开放社会基金会”亦是ICIJ的捐助方。

美联储的一位发言人解释称,在确认将在美国政府内获得职位之后,Quaries抽出了其在之前提到的百慕大银行的间接股份。索罗斯拒绝对此作出评论,而Pritzker同样未作出任何回复。

离岸公司能为企业做什么?

除了为世界上最具财力的人士提供个人利益服务之外,Appleby公司还为那些希望在业务开展所在国家实现税负减免的企业提供法律援助。Appleby公司并非税务顾问,但该公司确实在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制定成效显著的税务计划。

除了巴克莱、高盛以及法国巴黎银行等一流国际银行之外,Appleby公司的其它顶级客户还包括中东最大的建筑集团之一SaaD Group的创始人以及负责在福岛地区经营废弃核电站的日本公司。

苹果公司

此次文件显示,在美国参议院进行调查之后,美国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巨头苹果公司在欧洲与加勒比海地区购买了新的岛屿以作为其避税港。另外,这家技术巨头通过将利润转移至其位于爱尔兰的子公司而回避了高达数百亿美元的税负。苹果公司被指利用 “双重爱尔兰” 税收标准大幅削减税务。

在一封往来邮件当中,苹果公司的律师们向Appleby方面询问是否有可能将利润转移至六个离岸避税港之一,从而利用一家爱尔兰子公司“负责进行管理活动……同时回避相关司法管辖区内的征税要求。”苹果公司拒绝就相关业务重组的细节信息发表评论,但其告知ICIJ此前其已经向政府当局解释了其新的调整活动,且这些改变并没有减少其纳税额度。

耐克公司

这些文件还披露各大企业如何通过创建离岸空壳公司容纳其无形资产——例如耐克公司所持有的“Swoosh”标志的设计与乳房硅胶植入物等创造性权利——从而减少税务负担。

商品交易商Glencore PLC

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Glencore PLC正是Appleby公司的主要客户之一。与之相关的文件囊括过去几十年间该公司的交易细节、电子邮件以及面向俄罗斯、南美洲、非洲以及澳大利亚的总值数百万美元的贷款。

Glencore公司是一家极为重要的客户,Appleby公司曾经在百慕大的办事处为其专门设立了档案室。

该公司董事会会议记录文件则披露了Glencore的各位代表如何依靠与以色列商人Daniel Gertler(丹尼尔·加特勒)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高层朋友间的合作,顺利达成一项高价值铜矿交易。Glencore公司向一家很可能归属于加特勒的公司借出数百万美元,美国司法部在相关调查中称这应属贿赂行为。不过调查案中并非提及加特勒与Glencore的名头。

Glencore公司指出,其对加特勒的背景调查“广泛且彻底”。司法部的调查工作“并未构成任何对加特勒先生不利的证据”,其律师同时表示加特勒“明确否认一切对他存在不法行为或犯罪活动的指控。”加特勒的律师还强调称,“并不存在任何被滥用或者存在不当目的的贷款。”

离岸行业公司的缺陷

离岸行业堪称一个由会计师、银行家、资金经理、律师以及中间商精心建立的圈套式迷宫,而这些参与者通过服务于富人并与之保持良好关系而获取报酬。举例来说,Appleby公司正是离岸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其负责帮助体育明星、俄罗斯寡头以及政府官员购买喷气式飞机、游艇以及其它奢侈品。

离岸专家们曾帮助两位亿万富翁——普京总统的儿时好友:Arkady(阿尔卡迪)与Boris Rotenberg(鲍里斯·罗森伯格)——在2013年买下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私人飞机。美国当局以支持“普京的宠物项目”,并通过俄罗斯政府“批准高价合同”为由于2014年将Rotenberg列入黑名单。Appleby公司随后切断了与罗森伯格两兄弟的往来,但两年后的一起案例显示,两兄弟在支付制裁罚款后获得马恩岛政府的批准并得以保留其一家公司的注册资质。罗森伯格兄弟并没有对《南德意志报》提出的评论申请给出回应。

客户对于Appleby公司的专业知识、服务效率以及全球专业人士关系网给出高度评价,而Appleby方面也多次获得“年度离岸律师事务所”称号。

接受问题客户

然而数十年积累下的内部文件同时显示,尽管身为离岸行业当中最为耀眼的明星之一,Appleby公司仍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缺陷,包括接受存在问题的客户以及未能有效监控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流动。

百慕大地区各金融监管机构根据其与Appleby公司于2015年达成的保密协议,对于该公司违反反洗钱法规要求的信托部门作出了处罚。今年,Appleby公司则在加拿大达成了总值达127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旨在消除由护士、消防员以及警察群体对其提出的为某客户设计涉嫌避税之金融计划的指控。Appleby公司与所谓的事件主谋方皆不承认其中存在不法行为。
家族企业Asiaciti公司宣称自己帮助客户积累财富以及“从诉讼的倾轧、政治动荡与家庭破裂等事件当中保护资产”。其吸引到众多来自中国的百万富翁,一名被判犯有贪腐罪名的哈萨克官员的多名家属,以及一大群自称身为医生、扑克爱好者以及科罗拉多苜蓿种植农的美国人。

与Asiaciti公司相关的泄露文件揭示了该公司如何在库克群岛为一位美国电视界主持人凯文·特鲁多(曾售出数百万册自传书籍)建立信托基金。2014年,芝加哥一名法官判决特鲁多以藐视罪名在联邦监狱接受10年有期徒刑,并称这是一个“黑心的”无耻欺诈者,甚至曾在他的一个骗局中使用过其母亲的社保号码。

Appleby公司在一份在线声明中指出,其致力于满足监管机构提出的标准与要求。该公司表示,Appleby始终以“合法的方式开展业务”,从而为客户提供建议,且不会容忍任何违法行为。但在发现错误时,我们会快速行动以拨乱反正。”

Appleby公司百慕大办事处合规经理Adrian Alhassan在接受ICIJ采访时表示,如果有人固执地违法违规,其实离岸服务供应商能做的非常有限。他强调称,“我们不是联邦调查局。如果律师事务所花几年时间对客户进行背景调查,那我们的正常业务将根本无法开展。”

离岸操作是否会加深不平等状况?

避税港的保密法规不断吸引着那些希望将自己的财富与交易活动置于监管者、调查人员以及税务机构视野之外的人士。
来自19个此类司法管辖区的企业注册文件显示出相关企业的名称与详细信息,包括大部分离岸匿名企业背后的企业建立者与真正所有人。
这些文件来自马绍尔群岛、黎巴嫩以及最近刚刚受到飓风袭击的加勒比海地区的圣基茨与尼维斯等地的众多或高调、或低调的私密财务堡垒。虽然某些司法管辖区进行记录公开,但我们不可能以个人名义进行搜索。而开曼群岛的登记机构则对每次查询收取30美元的高价,且仅允许查询者查看仅提供基本信息的单页记录。另外6个注册管理机构则完全不提供在线信息。

此次泄露的文件包含来自加勒比海地区安提瓜与巴布达的超过1千条记录,而对应网站并未提供企业在线信息。

另外,还有来自巴巴多斯在线注册机构的60万多份文件,但文件中并未列出企业的股东与董事身份信息。

欧盟等国际组织打击离岸避税港收效甚微

过去十余年以来,欧盟等国际组织纷纷向离岸避税港施加压力,要求进行法律改革并促使离岸中间商主动进行客户筛选。但专家表示,这方面工作进展缓慢,这主要是由于全球管辖范围网络的实践变革带来一系列挑战,而且从离岸系统中受益的往往是高影响力个人及巨头级企业。
但这种行为无疑牺牲了大多数民众的利益——包括将税收负担转嫁给中等收入纳税人,并为跨国企业提供远超中小型竞争企业的优势。这种作法给那些尚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国家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

在西非,布基纳法索的官员们在拥护的办公室中监督着在这里开展业务的全球巨头级企业的纳税情况。布基纳法索是世界上最为贫穷的国家之一。该国公民的年平均收入甚至低于百慕大境内离岸公司所有者需要支付的注册费用。该国的税务办公室向全球全球第16大企业兼Appleby主要客户Glencore公司发出了2900万美元的未付税款与罚金通知。Glencore公司对此表示抗议,而最终罚金被下调至仅150万美元。

哥本哈根商学院的Harrington教授指出,通过离岸操作帮助富人变得更富绝对不是一种“良性收益”。这是因为“在富人变得更富的同时,穷人自然会变得越来越穷,这是因为这些富人并没有以公平的方式负担税务。”
她总结称,“财富管理企业与离岸从业者不会主动放弃这种方式,而我们目前面对的不平等与不公正状况即将引发新一轮法国大革命。”

文章来源:E安全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 -->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